相傳於當今江湖綠林中,堪稱當代武林絕色俠女,而足以頃國頃城者,不出

三美!第一位當然非劉婉陵郡主莫屬!第二位就是陰山艾家寨千金,人稱玉女仙

姬的艾黎俠女!第三位則為玄冰宮宮主,人稱旋冰仙子的鞏利尤物!



當然論相貌、身段、體態,我們的婉陵郡主皆堪稱第一!而雖然艾黎仙姬略

遜一籌,但身高一米六八的她,有著四十二吋酥胸,二十五吋的蠻腰,四十一吋

的圓渾美臀,加上一張吹彈得破的粉臉,瑤鼻櫻唇蛋形臉,夠美夠媚也夠冷傲!

只是缺少婉陵尤物的剛烈與高貴,但她眉宇間那股妖媚與不屑,則比婉陵有過之

而無不及!



年方十九妙齡尤物俠女,早以被淫派中人盯上,但由於艾黎之父管教甚嚴,

她極少出入江湖,即使出門亦有大批保鏢護駕。再加上艾家山寨亦非正派,在陰

山一帶雖未姦淫擄掠,但也算得上地方一惡。



尤其是艾家四兄弟,個個一臉橫肉,心狠手辣,父子五人個個面目邪惡,但

卻有著一位國色天香、美豔絕倫的千金閨秀。因此江湖上盛傳,此女絕非寨主親

生!其實內行人皆知,這位冷傲千金被寨主視為禁臠,只是艾黎俠女尚蒙在鼓裡

罷了。



對於淫派中人,一不願勞師動眾,為了一女大動干戈,一是各據一方互不侵

犯,當然如果艾黎一人落單,則四大淫派當然會無所顧忌地用盡陰險手段,非擄

為己有不可。



這一天終於來臨!原來艾黎四個兄長,早已對這位被寨主視為禁臠的妖豔小

妹垂涎已久。他們心知肚明,父子各懷鬼胎,如果不在寨主宣布事實及納艾黎為

妾之前,來個霸王硬上弓,先姦後娶,將悔恨一輩子!再加上我們巨乳閨女,平

時對他們一臉不屑,冷傲之至,更令他們又愛又恨,非用盡手段弄到手為止……



也就在個初夏的午後,老三已忍捺不住,他躡手躡腳地摸到後院艾黎的後窗

邊,伸頭往屋內瞧去,只見艾黎妹身穿一套火紅色軟絲緊身勁裝,火紅披風,正

對著落地銅鏡扭腰擺身,騷首弄姿。



全身似火的艾黎小妹,如葫蘆般惹火嬌軀,她對自己那雙淫飽羞挺巨乳甚為

驕傲,不時將自己雙手努力地往身後扳,盡量讓自己一雙圓渾巨乳往前挺出,直

頂得自己緊身勁裝胸前排扣幾乎崩開為止!



只見艾黎滿意地扭腰擺首,直看得艾老三下胯發硬,幾乎噴精!好不容易地

壓住下流邪念,輕聲叫著:「小妹!小妹!為兄……有急事兒相告。」



「啊!是你?幹嘛如此鬼祟……走開!……不然……」



「不!事關妳終身大事……千萬別喊!……」



「你!……你!……胡說甚麼?……別來煩我……」



「千真萬確!老頭兒已說服娘……就要娶……娶……」



「你!……你!說我……我不懂?……」



「實情待會兒相告,半個時辰後在後山荒屋前等妳。一定要來,否則妳將抱

恨終身!嘿!妳總不會願嫁個老頭兒吧!……為兄實不願小妹那麼……的身子被

個糟老頭遭蹋!」



「你!你!……」不等艾黎問罷,他已轉身離去……



我們非常自負的冷豔尤物被弄得一頭霧水,猶豫好久,心想去問個究竟,諒

他也不敢怎樣!



拿定主意後,伸手取下牆上寶劍出門直奔後山荒屋……艾黎巨乳仙姬,穿越

一片密林小山,一會兒就到山後之林中荒屋前,只見三哥早以一臉淫笑地等候。



一見他那醜惡相,艾黎立即嫩臉緊崩,一付不屑的冷聲道:「你有話快說!

否則……」她看也不看一眼地側過身去等他回答。



「好!為兄就告……告訴妳。」只見他那雙賊眼死盯住艾黎小妹,胸前那對

淫挺怒聳圓渾羞飽緊包在絲質勁裝下的處女巨奶,直吞口水道:「我們的老頭子

將於近日對外宣告一個關於小妹的秘密,同時宣布正式納小妹為妾!」



「你!你……說什麼!你胡說……你……」



「千真萬確!妳想想看,為何相貌醜陋的爹娘能生出妳這麼位美若天仙的閨

女因為,嘿!因為……妳不是親生的,妳是養女!」



「你!你……胡……胡說……你!……」



「妳……再看看我們兄弟,再想想妳自己,娘她生得出妳那雙大、大……」



「你!住口!你……天啊!我不信!我去問爹!」



這消息對嬌貴的千金,真是晴天霹靂!艾黎她轉身就往寨中奔去。



「別跑!嘿!待為兄的與妳就地洞房後再報不遲。」



「你……休想!呸!憑你……閃開!下流胚……」



氣急敗壞的玉女仙姬抽出寶劍,一個橫掃想逼退老三……



「嘿嘿!我有何不好?年輕體壯比那老頭強多了,包妳夜夜爽得直叫春!」



「呸!你……無恥……啊!你……你放手……下流……你……」



我們艾黎哪是他的對手,沒兩下她手中寶劍就被老三震飛,並轉身雙掌將艾

黎尤物一雙玉臂扳在她身後,使得艾黎不由得酥胸怒挺,活像兩座巨肉山似的!

不論她如何扭動掙紮,但她那雙玉臂始終被牢牢抓住……



「你!放手!……否則……我決不饒你……啊!你放開我!不……不要抓我

那兒……啊!不……啊!……」



原來老三左手緊勾住艾黎被扳在身後的雙手,騰出右掌,伸到她胸前猛抱住

她那雙怒挺又極有彈性處女巨奶死命緊握不放,弄得玉女仙姬羞怒已極,嬌聲大

喊:「啊!不……不要……你……你敢!啊!……嗚……不……放手!」



「噢!噢!噢!好……好巨!挺……噢!」



艾黎她幾乎昏過去。自小就高高在上嬌貴無比的她,那被人如此羞辱過,別

說抓奶,就連衣角被人摸到,她都毫不留情地一記猛鞭,但如今卻被她厭惡已極

的兄長巨乳羞抓虐揉。



「啊!啊!不……不……嗚……你……放……放手!……」



「噢!好軟!好大的香奶!看我整死妳這巨乳奶娘!」



不管艾黎如何嬌泣掙紮,他那隻髒手始終遊走在她胸前那雙大肉球上,隔著

薄絲勁裝淫虐地羞辱玩弄著這雙天下第二美奶,久久不放。



「啊!啊!不……哦!不……哦……噢!你放……嗚……哦!嗯!」



不過盞茶功夫,羞淚未乾的巨乳玉女不知怎麼地雙頰一遍暈紅,一雙星目微

張,她那淫飽豐滿無比的嬌軀陣陣羞顫起來。微張的豐唇中發出了夢囈般地悶吟

聲,玉首微抬、嬌軀癱軟的任他玩弄催情。



「嘿!瞧妳這淫態,沒幾下就騷成這樣!就讓妳爽個夠!」說完伸出左手緊

握住艾黎的左肉球,右手則在她右大奶上一陣搓揉,揉得她嬌軀激起一陣淫顫。



她那癱軟無力的雙手,不知如何是好,象徵性地抓住那雙令她發情癱軟的髒

手,嬌喘不已地低吟著:「哦!不……不要……羞死人!不……嗯……嗯……你

壞……噢!噢!不……不要……不要捏!不……噢!噢!」



原來艾黎那兩顆巨奶頂端早已發情微硬的粉嫩乳頭,被他左右兩指突然捏住

用力搓揉,直揉得艾黎尤物玉首猛搖,嬌軀淫顫不止……



「嘿!下面……嘿!嘿!……」



老三騰出左手往她小腹伸去,撩起勁裝下襬後一下子猛在艾黎玉女的美屄陰

部上用力抓揉摳弄起來。這下可弄得艾黎尤物完全崩潰地淫抖不止,玉首激情地

猛抬淫喘著:「哦!噢!哦!不……噢!噢!哥……哥!噢!不……」



「看妳下體濕成什麼樣!平時對我如此不屑,嘿!現在落到我手上非肏翻妳

那小淫屄不可……」



這一招淫虐已極的抓奶摳屄,弄得巨乳閨女全身癢地陣陣痙攣不斷,下胯美

屄內淫汁泊泊湧出,弄得緊身絲褲淫濕一片。



他早已獸性大發,將美奶仙姬平躺在草地上,整個人壓了上去,伸出微顫的

雙手,解開艾黎胸的排扣,用力地扯斷粉紅色肚兜兒,霎時一對圓挺雪白粉嫩球

形巨奶,顫微微地彈跳出來在他眼前抖擺不止地傲立著。尤其是她那巨奶頂端,

兩顆微硬挺出的粉嫩處女奶頭及那粉紅色大小適中的乳暈,看得老三目瞪口呆,

雙掌猛然握住一對雪白大肉球低頭就是一陣狂親猛咬……



「啊!哦!不!噢!啊!我……不……受不……噢!快!」



「噢!噢!好香!好嫩!唔……唔……噢!噢!」



只見老三瘋狂地用硬挺已久的下體,猛頂著艾黎她那淫濕奇癢已極的胯下噴

精不止……



「哦……哦……哦……哦……爽……」



他已淫喘不止地趴在艾黎半裸的玉體上稍作休息,準備正式的就地狂姦這美

肉閨女……



「住手!你們兄妹在幹什麼!不知羞恥的東西,給老子綁起來!」



「啊!我……我……你……你……起來……嗚……嗚!……」



這一聲怒吼,驚醒了半昏迷飢渴已極的巨乳艾黎,她嚇得荒亂地抓緊敞開的

衣襟,定神望去,只見三位哥哥及爹站在離她倆數丈處外怒目相視,而狡滑無比

的老三猛然起身往反向密林中飛奔而去,只留下呆坐在地的她。



艾黎衣衫零亂,下胯淫濕一遍,欲哭無淚地緩緩起身,顧不得地上的粉紅肚

兜兒,羞紅著粉臉,不知所措的埋首整裝梳理著……



「妳!妳!好不要臉!竟敢在光天下日與妳三哥幹這種事。妳……把她給老

夫綁起來!帶回去!」



「是!嘿!嘿!小妹得罪了……」



「嗚!……不……不……我沒有……是……嗚……是……三哥他……強……

強……」



「妳胡說!妳看妳胯下……淫溼一遍,還敢矯辯!給我綁!」



只見老二、老四二人抓起巨乳麽妹的圓軟玉臂扳在她身後,而老大一臉淫笑

地用預備好的麻繩緊緊地將艾黎一雙玉腕交叉高吊反綁在一起,然後再繞過她那

圓飽怒突的胸前,上下各四條繞過巨奶,拉緊後再緊縛在她香背的雙手上再用兩

組麻繩穿過腋下,繞過她胸前八條麻繩,再穿回身後,不顧艾黎妹哭得梨花帶雨

似地,用力地往後一抽,再將這兩組麻繩緊緊地纏綁在她的玉腕上。



「嗯!……嗚!……嗚!……不要……我沒……嗯!嗚……」



這一綁可看得父子四人口水直吞、下體發硬,原來艾黎妹淫飽俊挺肉峰,被

那上下各四條麻繩壓擠得硬往前頂,怒聳淫突!直頂得她胸前排扣幾乎崩開,看

得四人兩眼發直!



綁得真是美極,如此虐綁,讓艾黎羞得無地自容。



「嘿!請小妹張開嘴……快!」



「嗚!你……想幹麼!哦!噢!嗯……唔……唔……」



不等她問完話,老大雙手拿著一條皮製而中間穿著半個拳頭大、軟木製球狀

刑罩,硬塞入艾黎她那張開的小嘴中,將她豐紅香唇完全撐開,真是淫虐已極!



羞泣不已的她,一心只想待爹怒氣已消時再努力解釋,艾黎她哪知道這一回

去被父兄四人輪番折磨淩辱,緊綁虐姦得死去活來,淫液幾乎洩盡為止……



就這樣艾黎尤物,被三人連推帶拉地帶回寨中後院的刑室內。



當刑房鐵門被用力地關上時,她心中泛起一陣寒意,她美目圓睜,一臉驚恐

迷惑地望著四人……



「給老夫吊綁在橫樑下!老夫現在去你娘那兒,一會就回來!你們給老夫好

好地看著她!要是那一個膽敢動她一下,老夫就剁下他的手!」



「是!遵命!」



三人互望一眼齊聲道後,硬生生地將巨乳尤物閨女幾乎懸空地吊綁起來,寨

主看了一下被淫虐吊綁的美肉閨女後,極不情願地急步走出刑房。



「嘿!老頭兒這來回少說也要一個時辰!我們……」



老大首先發難,走到艾黎那高挑淫飽令人獸性大起的艾黎身前,死盯著她那

雙巨乳不放,三個淫棍圍在被虐吊懸綁著只剩腳尖著地、驚恐已極的巨乳美屄小

妹嬌軀前後,三雙粗肥大手猛然緊握住艾黎巨奶美屄及香臀處,極淫虐地淩辱,

玩弄著他們垂涎已久的仙姬閨女……



「嗚!……嗚!……嗚!……哦!……哦……唔!……唔……嗚!」



整得我們大奶閨女艾黎羞淚直流,拼命地猛搖玉首掙紮。她不許再被弄得春

情大起淫汁狂溢了,再被爹瞧見的話,她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但不論她如何強忍,就是抵擋不住那六隻在她全身最要命部位,死命地捏抓

摳揉的大手催情撩春。不一會兒功夫,那股奇癢淫爽又再次爆發,直衝玉首及胯

下美屄內,癢得艾黎嬌軀痙巒不斷,淫汁又一次地泉湧而出……



整條緊身絲褲被這六隻淫掌弄得濕了又乾,乾了又濕……



「噢!真受不了的爽!沒想到我們這冷傲不可一世的巨奶小妹,淫水如此的

多!連洩了半個時辰還沒洩完!總不能這樣玩下去,老四!將小妹身子放下到她

的小嘴剛好能含住老子的肉棍為止……對!對!讓她跪著……嘿!嘿!讓妳嚐嚐

老子的肉棍味道如何!嘿!老子肏不到妳那美屄,只好跟妳來個口姦,包妳永生

難忘……」



一面說著,老大一面解下緊套住艾黎口中的刑球,不等她回神過來,即一手

扣住她下顎關節,一手緊抱住艾後腦勺,用他那根又硬又粗,又黑又臭的肉棍硬

塞進她張大的小嘴中用力地抽送起來。



我們原本飢渴淫癢已極的美屄尤物被那迎面撲鼻而來的腥臭,及緊含在她口

中不斷抽送的粗硬髒物,驚嚇得完全清醒,這比死還可怕的羞辱竟發生在她身上

及香口中,弄得艾黎幾度昏死又被弄醒,羞得她死去活來地狂泣不已……



「嗚!哦……哦!……哦……唔!……嗚……嗚!……」



「吱!……噗!……吱!……噗!……」



一根又一根的腥臭陽具,隨著肉棒在她紅唇間進出嘴角邊不斷飛濺出口水,

不斷的虐姦著艾黎的香醇小嘴,一次又一次的精液狂噴入她豔紅的小口中,把肉

棒插進咽喉最深處。



「噗噗……」大量的精液射進艾黎的食道中,有的被她強吞入腹,有的則沿

著她的香唇嘴角溢出,流得艾黎胸前淫濕一遍……



只見三根陽具不斷輪換虐姦著她的小口,直到每人各噴精六回,艾黎她吞下

大量的淫穢精液為止。



三人各個爽得癱趴在地,久久起不了身……好不容易地再拉緊吊繩,直到艾

黎腳跟懸空,再將那護口刑罩套入她張大的小口中後三人才就地昏睡起來。而今

只留下我們哭乾了眼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巨乳閨女,依然被虐縛吊綁在刑房

中,乞求爹能救她,為她嚴懲這三隻淫獸。



不知過了多久,刑房門終於被推開,寨主心急地走了進來,見三人睡得跟死

豬一樣,再看道心肝寶貝依然被同樣地虐縛吊綁著,看得他心疼不已,但又有一

股極強烈地淫虐快感激起。



心想老子從小就每日暗中在妳的飲食內加入養春補淫聖品,才將妳養得如此

淫美而多水,要是老子再不肏翻妳那閨女美屄,萬一落到不孝四兄弟手中,豈不

悔恨一生!



「哦!我的寶貝閨女,可苦了妳了!乖……乖……別難過了!爹會疼妳一輩

子……哦!哦!好……好……」



「嗚!嗚……嗚……嗚!……」見到寨主,艾黎再一次的狂泣嬌吟不止,她

淚眼汪汪地望著寨主,神態淒楚動人……



「哦!哦!好!待爹解開吊索!哦!哦!好……巨!」



只見寨主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右手自艾黎身後繞到她胸前,緊緊地抱住她

那羞飽淫濕的巨乳用力往上舉起,直到她雙腳完全懸空為止!羞得艾黎閨女緊閉

美目,心中是又羞又迷惑,爹一定是一時情急,想儘快解去繩索,才不得以抱住

自己那雙羞奶,別想歪了。



「小心肝,妳再忍耐一會兒,這吊索不好解!噢!換隻手看看……唔!哦!

噢!好……好緊!好巨!哦!」



「嗯……!」



我們被寨主緊抱住巨乳口含刑罩的美屄艾黎,善解人意地含首回應,粉頰火

紅的她極依順地任由他巨乳緊抱。只見她爹兩手互換了至少十次,左右開攻,在

他寶貝閨女被淫繩擠綁的酥胸巨奶上又抓又握又抱又揉地,足足玩弄了近兩頓飯

光景,直弄得艾黎粉頰羞紅淫喘不止才解開吊索。



直到艾黎雙腳著地,他雙掌始終緊抱住艾黎胸前那對絕世美奶,搓揉不已的

輕聲道:「小心肝閨女!妳自己可以走嗎?要不要爹抱妳……嗯……好軟!哦!

哦!妳……受受……哦!哦!」



「唔……唔……噢!……哦!嗯……嗯……嗯!……唔!……唔!……」



只見被爹弄得淫癢難耐,春潮氾濫,淫慾直鑽下胯美屄內的大肉球玉女,嬌

軀淫抖不止地香喘悶吟著,飢渴以極地的玉首一會兒猛搖,一會兒高抬,不知倒

是想表達什麼……



「噢!好!好!妳真的不能動嗎?唔!爽!哦!嘿!爹忘了取下妳嘴裡的刑

罩!嘿!也是時候了!咦!妳全身為何以如此淫濕……咦?還有男人的精液……

妳剛才被他們怎麼樣?妳老實招來!說!」



寨主一面取下她口中刑套,一面質問著艾黎,被弄得下體奇癢的美奶尤物不

知如何是好……



「噢!唔!嗯……嗯……他……他……們他……噢!不……不要抓……」



不等艾黎回答,寨主雙掌猛然緊抱住她淫喘起伏不已的左右巨乳,死命地揉

捏道:「說!有沒有碰妳的大奶!說!」



「噢!唔!……我……我……沒有……有……哦!……哦!嗚……嗚……」



「妳!妳!為何?為何讓人摸妳的大肉球?說!還碰那裡?妳給我說!」



「啊!不……不要捏!不要!我受不……了!啊!噢!噢!啊!」



「好!待會老夫會好好地跟妳算這筆帳!」



說完抱起艾黎她那淫癢飢渴的豐滿玉體,快步走到後山崖壁邊用腳猛踩下石

地。忽然石壁緩緩開了一個人高的小門,寨主抱著艾黎閃身進入門內後,石壁又

緩緩關上。



而三個在昏睡中被吵醒的兄弟們,跟蹤到崖壁邊四下尋遍也找不著機關,就

在此時,石壁內傳出一陣陣艾黎玉女那驚心動魄、令人精液狂噴的美屄淫泣淒喊

聲!久久不止。



那淫媚已極又飢渴無比的泣淫浪喊聲,一陣又一陣地傳出,直聽得三人幾乎

再次精液狂噴!……



「好恨!真不知老頭兒用何種下流淫刑,竟弄得小妹如此淫浪!真是難以想

像……」



「唉!不知開始姦淫了沒?想到小妹那對雪白巨奶,及那淫濕羞窄的嫩屄!

唉!……」



到底我們艾黎在此石洞內,遭受何種下流殘酷的淫虐?這只有她最清楚,但

可想而知的是絕對讓她死去活來的淩虐。



她那淫泣淒喊聲足足持續了三個時辰才停止,就這樣寨主一連五天沒出過石

洞。而艾黎那令人噴精的淫喊聲每日至少三個時辰,一連五天從未間斷……



到底石洞內發生何等慘無人道之事……



原來寨主將淫美尤物抱入石室後,艾黎發覺這石室內佈滿各種工具及繩索,

她顫聲道:「爹!這……這……您……」



「哼!妳這小淫婦!竟敢讓妳二哥扒光衣服大奶虐抓!看我怎麼整妳!」他

一面將艾黎抱到一根刑柱前,將她牢牢地緊縛在柱上一面恨聲回道。



「我!我沒……沒有!我……嗚……嗚……不……不要!」



我們嬌縱豔冷的尤物羞急嬌泣地掙紮不已,寨主是又愛又恨地綁完後轉到艾

梨她那巨乳怒挺的嬌軀前,雙掌猛將她那雙圓飽淫挺大肉球緊緊握住陰聲道:



「還沒有?老夫不是瞎子!噢!噢!好……好軟!不!老夫是說他是不是如

此抓奶!是不是?」



「嗚!……嗚!不……不!噢!不要!我沒有!嗯……喔……不要捏!黎兒

好……好癢!嗚!」



「癢麼?哼!老夫自小寵妳給妳吃好穿好的,將妳養的白嫩妖媚,無非是準

備將妳納為妻妾!喲喲!噢!好軟!好騷的巨奶!」



「您!爹!你!嗚!……不!你說什麼?你……噢!不!不!嗚……」



「哼!我不是妳爹!老實告訴妳,妳是我的養女!嘿!妳以為自小老夫吩咐

妳每晚睡前吃的藥丸是何物?那是養春補淫聖丸!妳才能生得如此一雙巨奶與肥

臀!」



「噢!噢!不!嗚!嗚……嗯……爹!黎兒好難……難受!嗚……哦!……

哦!好癢!」



盡管我們巨乳仙姬又驚又恨,但那雙緊握著自己羞美巨奶的淫手弄得她激情

地淫喘嬌泣不止。尤其是寨主不時緊掐住艾黎頂在絲衣下的粉嫩奶頭淫虐地揉捏

羞辱著……整得她嬌軀不斷地淫抖痙攣,久久不止……



「哼!難受!下面老子教妳癢得嬌喊叫春為止。瞧妳那淫汁,流濕一褲子都

是!」



說完他騰出右手往艾黎胯下美屄處用力一插、再一攪!弄得我們美屄尤物玉

體激起一陣狂顫!淫抖!



癢得她不顧羞恥地昂首泣喊淫叫不止:「哎呀!嗚!噢!不!嗯……嗯……

呃……哦……哦……不!不!癢!癢!死我了!嗚!……」



一波波稠濃淫汁自她那處女美屄內狂溢而出,整條火紅絲褲完全濕透。一股

令她死去活來的淫癢,整得艾黎玉體完全弓了起來……



看得她養父淫心大起,兩指一用勁,硬生生地穿破薄絲褲襠,直插入艾梨那

淫濕美屄內又摳又攪起來。



「呀!呀!呀!不!呀!嗚……呀!」



只見艾黎玉體一陣激情狂抖,一張飢渴已極的粉臉完全高抬放聲泣喊,她那

處女美屄內激情的淫液更狂洩而出,濺得她養父手掌一遍淫濕。



這一輪抓奶摳屄淫刑,足足讓艾黎尤物又癢又飢渴的連洩了近一個時辰才結

束。



寨主此刻再也忍不住慾火焚身,將艾黎尤物解開緊縛在她身上的淫繩,抱起

她那香軟豐滿的驕軀往軟踏榻上一放,光著身子趴在艾黎那飢渴無比淫顫不止的

玉體上,雙掌抓緊她身上一絲衣一陣撕扯,沒幾下將她扒得精光,頓時巨乳美姬

白嫩豐飽玉體一絲不掛完全癱軟地呈躺在她養父眼前。



艾黎她美目失神,淫喘不止地靜待著那可怕又要命的姦辱。只見寨主雙目噴

火地扒開美屄閨女的淫濕而微顫的雪白玉腿,用他那根又粗又硬、又髒又長的淫

棍往艾黎她那羞窄嫩飽淫汁泉湧的處女美屄內狂插而入!



「吱……」的一長聲美屄虐肏聲,應聲傳出,緊接著一陣令人瘋狂的處女啼

喊叫春聲,傳遍整個石洞……



「呀!……」只見我們處女尤物被肏得完全瘋狂地仰首狂喊,雙手抱頭死命

地叫春,激情的愛液自她處女美屄內急噴而出!



寨主爽得一陣淫吼,雙掌用力緊握住艾黎那雙抖擺彈跳不止的淫挺大肉球,

下體猛力地抽送虐姦起來……



「噗!吱!……噗!吱!……」



「呀!呀!呀!呀!嗚……呀!呀!噢!噢!呀……呀!」



我們受盡淩虐羞辱的處女美姬被狂姦得又痛又淫癢,不由自主地雙腿高抬緊

纏住寨主腰部,淫喊嬌泣不止……



艾黎這美屄仙姬洞房花燭夜,就在這後山刑洞中被她的爹殘酷地糟塌了。



寨主發狂地姦淫著艾黎她那羞淫而落紅不斷的美肉縫,被姦得死去活來的美

嬌娘下體淫汁狂噴不已,數度昏眩。直到她爹狂姦四、五百下,連連噴精四回才

結束這場淫虐的閨女狂姦篇……



第二天午後巨乳美娘艾黎悠悠醒來……她發覺自己全身一絲不掛,巨奶朝上

的大字形地仰綁在刑架上,不禁又羞又恨;而她爹又正站在她那大張的腿根美屄

前,正用異物不停地來回刷動……



「嗚!嗚!爹!你……你……想幹麼?你!……嗚!……嗚!……」



「我不是妳爹!妳爹是金陵劉府劉王爺,妳娘是劉府四姨四夫人!」



「爹!你!你……胡!胡說!嗚!嗚!」



「嘿!嘿!老夫再告訴妳個秘密,其實妳也不是劉王爺親生的,嘿!妳是四

夫人在金陵城外被銷魂居士強姦後留下的私生女!……」



「哦!不!嗚!嗚……不!我不信!那……我為何會在寨中……嗚!」



「那是因為劉府丟不起這個臉!劉府三夫人,也就是劉婉陵郡主她娘將妳娘

攆出劉府後被老夫收留的,只可惜妳娘四夫人被老夫用不到三年就香消玉墜了。

唉!還好妳已長大,並且長得比妳娘還美還淫媚!嘿!讓老夫……嘿!嘿!」



「你!你……好無恥!嗚……嗚……嗚……你……你……哦!不!哦……你

……在擦什麼?你!哦!哦……嗚……」



「嘿!老子在妳那美屄肉縫內擦上世間奇淫的烈女百日虐淫漿!妳是不是感

覺嫩屄內一股淫熱辣癢?嘿!嘿!待我在妳最要命的奶頭美屄內連抹上十回,那

藥性將一輩子無解!除非……嘿!嘿!」



「哦!哦……哦……嗚……嗚……噢!不!不……哦!嗚……嗚……」



果然,艾黎在自己的粉嫩奶頭及美屄內被抹上虐淫漿後,沒多久就已熱癢難

耐。



「嗚!嗚!哦!哦!我……好……嗚!嗚!癢……不!嗚!嗯!咿!咿呀呀

咿!咿呀呀!」



「嘿!夠癢吧!甭擔心,老子在妳昏迷時就已讓妳吞下十顆極滋補的養春補

淫丸,足夠癢妳淫汁洩不盡。好,老夫問妳,願不願與老夫當眾完婚?說!」



「嗚!嗚!你休想!你……你!嗚……又老又醜!嗚……嗚……我……死也

不願……嫁給你!嗚!嗚……哦!咿呀呀!咿!咿呀呀!」



艾黎現在才真正嚐到這股淫烈奇癢,癢得她泣嚎嬌喊不止……被仰綁的豐滿

玉體無助地狂扭淫顫著……



「好!很好竟敢嫌老夫老醜!非整死妳這大奶小蕩婦不可……」寨主又恨又

怒,雙掌用力地握著艾黎胸前那雙淫喘狂顫的淫挺巨乳,低頭就在她那兩顆癢得

死去活來的硬挺粉頭一陣吸咬淫舔。



「咿……咿……呀……呀!嗚……嗚……咿!咿……呀……呀!哦……哦!

不……不……咿!咿……呀……呀……!」被折磨得完全瘋狂的尤物艾黎發出一

陣令人噴精的美婦淫喊聲,久久不斷。



一股急烈的奇淫虐癢直竄下體,淫濕而粉嫩美屄內,大量的晶瑩愛液狂溢而

出!就這樣艾黎被她爹足足淫虐一個半時辰後,才舉起硬挺淫棍往她那淫癢已極

的嫩屄狂肏起來……



「呀!咿!咿……呀……呀!嗚……咿!咿……呀……呀……哦……哦……

咿!咿……呀……呀……!」直肏得巨乳美姬嬌淫泣喊,數度昏死。也爽得她爹

一連噴精四回,才結束這場可怕的虐姦。



就這樣一連數日,美俠女艾黎被她爹日日淩虐夜夜狂姦,她那淒美而激情淫

喊聲自石洞內傳出,直聽得守在洞外數日的三兄弟數度噴精,又恨又癢!



第三天、第四天……一直到第七日,洞門突然啟開,只見寨主跌撞地走出石

洞,無力地喊叫:「快!快!扶……扶……老夫回……回房取……藥!老……老

夫過……過……」話沒說完即昏死過去。



「老三快扶爹回房!我進洞查看發生何事,快!」



「哦!哦!」



老大急忙進入石室內一瞧,眼前的景像立刻令他目瞪口呆,而跟著進來的老

四亦呆立當場!



原來我們原本冷傲嬌美的絕代尤物,全身一絲不掛,玉體且血痕斑斑地被仰

面躬身反縛綁在粗橫木上。一雙淫濕嫩白巨乳及圓渾玉腿,雙臂被數十組麻繩緊

緊地纏綁著,根根深陷肉中。



氣若遊絲的艾黎被叉開的腿根美屄處,大量的鮮血淫汁不斷湧出……流得一

地都是。看得二人又驚又怨、又愛又恨!



「快去爹房內取那瓶九轉還魂丹及補血用的養氣補陰丸!快!快!否則就遲

了。」



只見老四立即轉身飛奔出去,而老大則急忙解開緊綁著艾黎玉體的繩索,將

她抱往軟床上平躺,雙掌不斷搓揉她那血痕斑斑的大肉球,一面活血,一面憐撫

著艾黎那雙絕世巨美乳。



足足昏睡了七日,並經四兄長的細心調養,美姬艾黎終於清醒。



清醒後的她看了四下及四人一眼立即起身想下木床,這時才發覺自己全身一

絲不掛!立即雙手抱胸,驚叫道:「呀!你們!我怎麼會……我的衣服……快!

拿來!」



「嘿!別急!爹正四處找妳。衣服早已放在床頭,妳剛痊癒,蓋上被子休養

好再穿不遲……先吃些東西,這粥很補的,可很快恢復體力!」



「嗯……」艾黎她遲疑了一會兒就開始進食,進食完後又睡去。



直到第二天下午,她隱約聽到有人在交談:



「應該全好了,是否先弄醒,老子已忍不住……」



「我看還是等她睡醒再……嘿!醒了!我先……」



「你!你們……想幹什麼?呀!呀!不!放手!無恥!不!哦!嗚……」



只見四人如餓虎撲羊般硬將棉被掀開,將艾黎雙臂壓著,老大光著身子全身

壓住她那淫飽雪白玉體,雙掌緊握住她那對白嫩怒聳大肉奶狂吸亂咬起來。



「爹已幹過妳,也該我們了。嘿!我們會非常溫柔,弄到妳爽為止!」



「哦!哦!好!軟!好!好!受不……不……了!哦!哦!」



「呀!呀!哦!嗚……嗚……不!嗯!不……」



又是一根硬棍狂塞入艾黎羞窄嫩屄內猛肏起來,又肏得艾黎羞憤已極!但不

管她如何掙紮,始終躲不開那根在自己美屄內進出狂姦的淫棍。



沒多久艾黎又開始喘開始淫癢,並發出淫媚已極的叫春聲:「哦!哦!喔!

不!唔……唔……呀!呀!呀!噢!噢!呀!」



就這樣艾黎再次嚐到被人姦淫的痛苦快感,四人輪番而上,日夜不斷,一連

三日共姦了九輪、三十六次的姦淫!



不知為何,艾黎並未被肏得死去活來,到後來索性紅著粉臉,美目緊閉,不

時悶吟地去承受這無恥的姦淫,直到四人精疲力盡,癱倒昏睡為止……



艾黎美目含淚輕巧起身,穿上一套粉紅軟絲勁裝,包好衣物,怨毒已極地看

了橫躺在地的四人一眼,悄然走出木屋,潛回閨房收拾細軟及寶劍長鞭,趁夜逃

出她從小生長的艾家寨,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全文完】---